总裁误宠替身甜妻
  1. 总裁误宠替身甜妻
  2. 其他小说
  3. 皇命
  4. 心悦之人
设置

心悦之人(1 / 4)


沈浮白回府时夜色已深,天上飘着小雨,他穿着一身旧衣,撑伞在府中独行。

整座公主府灯火黯淡,寂然无声,唯有渐密的雨点让他心跳如鼓,加快了脚步。

只是一抬头,沈浮白看见屋子门口的石阶上,有一个身形单薄的人静静坐着,身旁有一坛酒,狂风冷雨落在脚下,她却一动不动,任由蓝色衣裙被大风肆虐地猎猎飞扬。

这一幕似曾相识。

沈浮白下意识扣紧伞柄,朝她走去。

听见踩水声,谢鸳缓缓抬起头,露出一张妩媚端正的脸,风卷起青丝,贴在脸侧,朝他笑道:“你回来了?”

她的声音透着一股伤悲。

沈浮白隔着雨幕,看不清谢鸳的神情,直觉哪里不对,急切地走到她面前,“公主怎么坐在外面?”

“我在等你,”谢鸳鼻尖微动,闻到一股浓郁的酒气,“你喝酒了?”

沈浮白道:“我——”

可不等他说完,谢鸳骤然伸手,将他拉到身旁坐下。

水气蒙蒙,珠玑四溅。两人挨的极近,沈浮白这才看到谢鸳眼眶红红,似乎是刚才哭过。

他沉默地擦去她脸上的泪痕,叹了口气,温声道:“公主今夜进宫见过皇后娘娘了?”

谢鸳闷声道:“我讨厌你这样聪明。”

她拎起酒坛,连喝几口,才又极清晰,极轻声地说道:“沈浮白,陪我看会儿雨吧。”

沈浮白没有说话,只是将手边的伞放到她身侧,挡住外面扑面而来的大雨。

谢鸳垂眼,看着这把熟悉的伞,低低笑了声,“你的伞还没修好?”

沈浮白摇头,“伞没坏。”

他说话时,伸手将酒坛子捞了过去,仰头喝了数十口,复才抬眼看向谢鸳,认真地说:“我只是喜欢公主送的伞。”

谢鸳怔了片刻,对上他透亮沉黑的眼,才意识到这人喝酒是为了壮胆,一时觉得微妙,没忍住轻笑一声,调侃道:“是借,你借而不还是为骗。”

她把酒坛子抢回来,灌了大口,手指戳了戳他的脸,哼声道:“沈大骗子。”

沈浮白眸光流转,明灭未定,莫名笑了声,不紧不慢地说:“那也是公主先将我逼来京城,我拿你一把伞,有何过分。”

谢鸳愣了一愣,似是不敢相信他倒打一耙,瞪圆了眼,轻快地说:“沈浮白,我以前怎么不知你还有如此厚颜无耻的一面,你再好好想想,当初真的是我逼你进京为官吗?”

当然不是,进京为官是他一早的打算,只是没想到谢鸳早已猜到,沈浮白颇感意外,问:“公主何时知道的?”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