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误宠替身甜妻
  1. 总裁误宠替身甜妻
  2. 其他小说
  3. 妄卿辞
  4. 窥端倪
设置

窥端倪(1 / 3)


外界的光亮消失,陆奺辞看下脚边,是一条窄小拥挤的木梯,下方不见光亮,浓重的湿气扑着她的面。

借着两侧昏黄的壁灯,她小心地提起裙角,挪动着脚步而下。

江堇跟在她身后,姑娘走得缓慢,他的步伐也跟着慢下来。姑娘的素裙上拎,露出一双绣梅花月牙缎鞋破了面、沾了血,裙摆不知在哪出沾了大片黑灰,瞧着狼狈不堪。

他的心里蓦地有些难受。她应是养在深闺的娇花,被人仔细呵护着,而不是一次又一次地陷入险境。

一切都是从她的父亲拦下那封与舒王有关的告密信开始,陆奺辞原本平静的生活翻了天......

幽静的空间里,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忽地被缩小,任何感官都似放大一般。察觉身后那道视线实在过于灼热,陆奺辞脚步倏地一顿,不自在地问道,“你盯着我的鞋看什么?”

江堇语气略带无辜:“我怕你摔倒了......”

最后一步踏在湿润的地面上,陆奺辞慌忙放下裙衫,软鞋隐没在荡漾的素色裙衫后。

这少年的眼眸清澈,说话的时候桃花眼一弯,颇有些好心被当驴肝肺的委屈样儿。

陆奺辞埋下头,一时脸上有些发红,任谁家女子被这样的男子盯着、说着都会娇羞。

她略调整下呼吸,再次抬首时,踱步上前到他跟前,小脸不复红晕,唇角上勾,掂起脚尖,才堪堪至少年的肩头,伸出手朝他探去。

江堇身躯一僵,面前的人越来越近。她的脸剐蹭到他的臂膀,睫毛扫过他的下颚,他能清晰地看到少女水光潋滟的双眸中,局促不安地自己。

江堇想张口说话,问她靠这么近作甚?突出的喉结几度上下滑动,究是一言也未曾出口。

他有些眷恋地闻着陆奺辞身上的清香馨味,不愿破坏此时的缱倦氛围。

陆奺辞眼底闪过一丝得逞,少年的白瓷肌肤泛红,双眸迷离,衣料下皮肉的愕然绷紧,这副窘迫的模样让她稍感平衡。

她捉住这人衣襟领口的一只蜘蛛,举在他眼前,柔着声道:“沉影小师父,你的衣裳上有一只小虫子......”

江堇猛然回神,瞧着眼前晃动的八爪蜘蛛,后面是陆奺辞笑得开怀的俏颜,唇角渐渐小幅度地弯了起来。

恰在此时,陈最吹灭火折子,地下的空室有了光亮,将二人交织的身形照在壁上,男子高挑清瘦,女子娇小的伏在他的肩头,好一副郎情妾意的缠绵景象。

如若忽略掉陆奺辞促狭地笑眸和师弟通红的俊脸。陈最别开眼,提袖捂脸,有气无力地替他解围:“咳...咳...师弟,陆姑娘,咱们继续走吧......”

陆奺辞退后几步,将手中小蜘蛛放掉,懊恼地抿着唇。今夜抓到了曹骏,她一时有些忘形了......

江堇脸颊的烫意消减了几分,佯装淡定地扯了下陆奺辞的衣袖,“走吧,去查你想要的真相。”

顺着道再向前走数步,是一排暗牢,而最里的那间,幽暗烛火零星映在生锈的铁杆上,与空气里潮湿的水汽混在一起,阴暗的虚无中似乎泛着糜烂与腐尸的味道。

陆奺辞无端感觉周身骤然阴冷几分,双手紧促地拢紧黑色斗篷,鼻间漫入的冷冽松香驱散开奇异气味,令她心头紧张一松。

江堇凑到她耳边,安慰她:“别怕,有我在。”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