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误宠替身甜妻
  1. 总裁误宠替身甜妻
  2. 其他小说
  3. 不要你做夫君了!
  4. 檐外郎君动春心
设置

檐外郎君动春心(1 / 4)


翌日东方天色舒白时,窦绿琼比卫玠还先醒来。

她的脑袋窝在夫君胸前,睁眼便是他白色的寝衣,散发着淡淡的竹叶香气。

她抽动鼻子嗅了两下,随即将脸拱了上去,正要继续睡着,忽然感受到对面身体的细微变化,疑惑地伸手探了探,被烫得一把缩回。

是她昨日险些容纳之物耶。

窦绿琼害羞地躲进被子里,只露出一双眼睛,害羞之余又有几分大胆,见夫君还不曾醒来,于是提起膝盖去蹭踹他。

卫玠突然闷哼一声,死死搂紧了她,好半天睁开眼,嘶哑着嗓音:“你干什么?”

窦绿琼被辖制着,涨红脸挣脱不开,反惹自己乌云散乱。

“我没干什么坏事呀。”她一边偷辩,一边去锤卫玠胸口让他放开。

“大早上讨骂。”

卫玠没好气地松了手,翻身下床穿衣戴冠,只留背影给她。

窦绿琼也不恼,直将起身来问道:“夫君又要去官府点卯吗?今日可不可以陪琼琼吃早饭呢?”

说完,她便打了个哈欠。

卫玠穿好靴,转头见她困倦模样,心里软了软,“你若是起不来便多睡会,等沐休时我再陪你用早膳。”

窦绿琼点了点头,乖乖拥衾躺下,目送卫玠离开,等他走到门口时,挥了挥手大声说:“夫君走好。”

卫玠一个趔趄,扶了扶官帽,打定主意今日回府时便要教她读书识礼。

省得这顽劣总是出口惊人。

隅中时,窦绿琼才懒起。

梳洗妆扮后,擦上香香口脂,她叫松涧进来问他昨夜发生了什么事。

“回娘子的话,是那鹦哥儿吃不进食,排了些浆状便,看上去蔫蔫的。不过今早碧山管家已经叫人来瞧了。”

窦绿琼忙走出去看那房梁上挂着的鹦鹉,看它萎靡难振,心疼坏了。

“兽医大夫说,乃是吃了些不干净的饲谷导致的,开一服药剂喝几日便可好了。”

松涧说着,手里捧起了一碗药汁,是根据大夫开方熬制的。

“我来喂吧。”窦绿琼接过松涧手里的小汤勺,仔细送进笼子里去,一边喂,一边嘴里喃喃不休: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